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法医介绍饿死女童尸体风干细节吸毒母亲当庭_章莹颖案嫌犯要求推迟量刑审判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娱乐

法医介绍饿死女童尸体风干细节 吸毒母亲当庭嚎啕乐燕当庭哭泣。徐高纯摄昨天上午9点,饿死女童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准时开庭审理。开庭之

法医介绍饿死女童尸体风干细节 吸毒母亲当庭嚎啕

乐燕当庭哭泣。徐高纯摄

昨天上午9点
,饿死女童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准时开庭审理。开庭之前1小时,就有不少旁听人员等候在法院门口。

8点40分,旁听人员陆续进入法院法庭第二法庭。据介绍,昨天庭审总共有96名各界人士旁听。庭审中并没有发现乐燕的男友李某或双方的家属前来旁听
。据法院介绍,法庭在开庭前几天已经通知了李某和乐燕的母亲,李某明确表示不会来。

9点,南京市检察院作为公诉方、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律师作为辩护方陆续进入公诉席和辩护席。随后审判长周侃和两名人民陪审员入座审判席。

在庭审的一开始,审判长就提醒乐燕,鉴于其是孕妇,如果庭审中身体不适,可以举手示意。庭审上午部分总共持续三个小时零十分钟,考虑到乐燕的身体需求,中间休庭两次。下午庭审又持续了两个半小时,直到下午4点才结束。

媒体直播庭审全过程

吸毒母亲又怀孕,家人均未到场

发布时间:9:00

乐燕家人没有一人前来庭审。罪与罚,都是她独自承担。

发布时间:10:08

作为吸毒人员的母亲再次有孕在身,怀孕的乐燕身体不适,休庭五分钟。

发布时间:13:37

检察院建议量刑无期徒刑。目前因乐燕情绪波动,休庭10分钟。饿死女童母亲乐燕在法庭上多次情绪激动哭泣。法官数次询问是否要休息?在听到公诉人举证孩子死亡状态时,乐燕抽泣不止。

发布时间:13:52

庭审中她向法庭陈述,她离开家时,为孩子准备了一大袋鸡蛋糕,还有一些零食饼干,又在柜子上放了一壶凉开水。她认为,这些东西足够让孩子充饥。因为大女儿之前自己开过家门跑出来,她怕孩子出去会有意外,于是出门前用尿不湿塞在门缝里,把门关紧。她又用布条把窗户锁扣缠裹包紧,让孩子也打不开窗户。在她看来,这么做只是怕孩子自己开门出去。

发布时间:14:26

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的法医出庭,证实当时两名女童尸体呈风干状态,内脏已分化消失。推断两名女童被发现时已死亡超过两周时间。检察机关建议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乐燕无期徒刑。但乐燕辩护律师激辩,其主观故意不足。庭审的辩论阶段已结束,将当庭宣判。

庭外特写

只睡便宜旅馆,上海妈妈想旁听

昨天早晨7点半,扬子晚报来到位于广州路上的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来到门前,就有一名女士向打听即将开始的庭审情况。她叫刘琪,今年39岁,武汉人,在上海生活,是一对三岁半双胞胎女孩的母亲。刘琪告诉,为了这次庭审,她前一天晚上8点多从上海坐动车来到南京,10点多才下车。到了南京后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来,当天一早5点多就起床,来到中院门前还不到7点。

我想听她说什么

刘琪称,来到这里时,还没有人来,稍等了一会就陆续有人前来,到了8点多,法院开门了,她个换取了旁听证。扬子晚报了解到,刘琪这一趟南京之行实属不易,她生怕不能旁听庭审,因此早在上周六,她就买汽车票从上海来南京。

据了解,刘琪每月工资只有3000多,此次来南京也是自费出行,来回汽车以及动车票单程花去了几百元,为了省钱,她在瑞金路附近找了一间没有热水澡的旅馆,一晚90元。

刘琪告诉,作为一名母亲,两个孩子的死让她倍感心痛。“没有一位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刘琪称,她相信也许乐燕照顾孩子的能力有限,但是如果没有毒品,孩子肯定能活下来。“是毒品毁了一位母亲,我很想听听她会说什么。”刘琪称。

想问很多,可没能进法庭

上午9点半,庭审已经开始了,却意外地在法院大厅门外遇见了刘琪,她告诉,进门时,之前换好的旁听证,保安告诉她已经作废了。因为没有证件,刘琪被拒绝入内。

刘琪说,特别想亲眼见上乐燕一眼,也不枉来一趟南京。昨天下午5点,扬子晚报再次联系刘琪,她说下午的发布会保安也不让进,她已经来到火车站准备回上海了。

临走前,刘琪还拿出一个本子,她告诉,有好多细节想了解——孩子出生年月,房间里有没有窗帘等问题。这时一名带孩子路过的母亲告诉,这些问题都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如果房间没有窗户或者窗帘紧闭,房间必定是黑暗的,黑暗会给孩子的内心造成恐惧,形成心理上的阴影。[1][2]下一页2012年3月:

认识男友并生子

小女儿出生后

不再去夜场赚钱

审判长法槌敲响,乐燕被两名女法警带上法庭。她体格大于旁边的法警,已经怀孕3个多月的她肚子明显隆起。乐燕是短发,但显然已很久未打理,长长地盖过面部。她上身穿黑色的T恤衫,下身穿黑裤子,并未带手铐脚镣,微低头弓背快速坐到座位上,以致旁听人员很难看清她的正脸。

庭审的一开始,公诉机关宣读起诉书,其中称2011年上半年起,乐燕及其男友李某共同抚养两个女孩。李某入狱后,乐燕一直怠于履行抚养义务
,并在留了少量食物、饮水之后,连续两个多月不回家,直到6月21日两个女儿被发现饿死在家中。检方认为她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听起诉书的整个过程中,乐燕都没有任何明显的反应。

站到法庭上的乐燕只有21周岁多,她的声音很清脆甚至还有点稚嫩,但话语一直很平稳。她开始回忆,称初跟李某就是通过朋友介绍,一起吸毒才认识的。她感觉李某人很好,就跟他过日子了,不过两人并没有结婚。

乐燕称,在2011年2月大女儿李梦雪出生以后,一直都是李某在家照顾,她出去赚钱。

乐燕解释她多是去“夜场”赚钱。但2012年3月份,小女儿李彤出生后,李某就不让她再出去了,要她在家里带孩子。她也的确在家安分了一段时间,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如同正常家庭,享受着平静的幸福。

按照乐燕自己的说法,如果两个人就这样好好过,不沾染毒品,他们的日子会过得很好,什么也不缺。

2013年3月:

男友吸毒被判刑

挥霍5000元资助

吸毒时带着孩子

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好好过。

今年2月26日,李某因为之前收留他人吸毒被判半年。乐燕说,从此就她一个人带小孩。但几乎同时,社区考虑到她家的实际困难,给了她家5000元的困难补助。

由于担心乐燕乱花钱,甚至去买毒品,就将钱交给社区民警王平元,每个月固定给她资助。一开始每个月给她1000元,后来每月保持在800元左右。

此外,还有乐燕的母亲和李某的外婆分别给了1000元钱。从3月份到6月份,她总共收到了5000多元的资助。

法庭上,乐燕承认这些钱是给她照顾家庭用的,是给孩子用的。但实际上,大部分的钱都被她“玩”掉了,她说的“玩”主要是吸毒、宾馆开房、打赌博机。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5000多元中,3000元被她用于吸毒和吸烟,1000元用于买衣服等个人消费,剩下的1000元才花在她和两个孩子的生活上。

乐燕说,在有孩子之前,她在夜场能接触到毒品,但她很少碰。认识李某后,两人就经常一起吸毒,并且瘾越来越大。

李某入狱之后,一开始她还带孩子出去买东西吃,但后来忍不住,出去“玩”的次数越来越多。乐燕坦承,自己一人带两个孩子,实在脱不开身,有一次她只能带着孩子去吸毒。“不过就带过一次,毕竟带孩子去那种地方也不好”,乐燕供述。

2013年4月:

她出门快活

孩子被关两周

身上溃烂跑出门

一开始乐燕还接受过邻居的照顾,后来她把两个孩子独自锁在家,每次出去之前都会给孩子预留食物,包括鸡蛋糕、面包、牛奶。此外,她每次走之前,都会给小女儿洗个澡,换上一片尿不湿。

乐燕出门的时间在逐渐增长,先不说她留的食物,1岁的小女儿能不能送进自己的胃里,就是都吃了,也只够两个孩子吃三四天的。法庭上,乐燕也知道这样做不合适,但就是“有一种诱惑,反正就想在外边玩”。

终于在今年4月17日,她接到民警王平元的。当时她正在外边与朋友玩乐。面对坚持不懈的,她才接听,听到王警官从中很生气地问她在那,梦雪饿得受不了了,光着身子跑了出来,身上还有屎尿。李彤的屁股已经多处溃烂,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医院,王警官让她赶紧过去。乐燕回忆这已经是她离家两周之后次看到孩子。在医院,她看到两个孩子都躺在病床上,抱起两个孩子痛哭。乐燕说,当时她真得很内疚,想过以后好好照顾孩子,不再出去玩了。

此时,法庭播放了当时王警官拍的照片。看到,张照片上,李梦雪身上已经穿上了邻居给的衣服,正躺在小区的一处草坪睡觉。第二张照片上,1岁的李彤坐在卧室大床上蓬头垢面。

第三张照片上,可以看到乐燕家厨房内碗筷已经长毛了,一片凌乱。检察官指出乐燕怠于抚养。乐燕突然开始哭泣。

2013年4~6月:

再次消失

“毒友”都劝她:

回家照顾孩子吧

那么,乐燕在4月底离家后到6月21日这50多天的时间内,到底在干什么呢?

按照乐燕的当庭陈述,将孩子从医院接回家的一个星期以后,她又想出去玩了,尤其是毒品对她的诱惑,无可抵御。注意到,她在描述毒品时,用了四五个“诱惑”。

4月底她离家前一天,她看到家中食物不多了,就到附近小卖部买了面包、牛奶等。

按照她的想法,这些食物够孩子吃四五天的了。为了防止孩子跑出去,她采取了后来王平元发现的“安全措施”。而她原本打算玩个两三天就回来。可是她这一走竟然是50多天。

这段时间,她除了几次到过浦口会朋友“溜冰”,其他的活动范围仍旧在麒麟街道附近的一些吧、足疗房、宾馆,离家的距离,也就在几公里。近的时候也不过1公里,但她竟然从来没有回家看过一双女儿好不好。

在此期间,她还像之前一样,每隔一周找王警官要钱。6月8日,那是她一次找王警官要钱。

那时已经将近端午节。王警官问她孩子好不好,并提出去家里看看,见不到孩子不给钱。由于王平元坚持看到孩子,她只拿到20元就匆匆离开了。

而她有一次,也到李某的外婆家吃饭,老人关心地问孩子怎么样了,她居然说挺好的,吃完饭就离开了。甚至跟她一起吸毒的朋友,劝她回家照顾小孩,她也撒谎说,孩子好好的,在家里有人照顾。

2013年6月21日

惨剧发生

绝望的孩子用头撞门

被民警发现时已经“风干”

乐燕在庭审上多次说到,曾多次想到女儿,想回家看看,但一吸毒,她就把什么都给忘了。但无数次可以杜绝悲剧发生的机会,她都只是“想了一想”就算了

乐燕甚至还动情地举了个小例子,那是今年六一儿童节前后。她在一家汉堡店,她不小心夹到了店里小女孩的手。当小女孩哇哇大哭的时候,她心里猛地一揪,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但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敢想了,她害怕自己离家这么久,孩子是不是已经死了。在毒品的麻醉下,她继续沉湎于虚无缥缈的快感中,没有勇气回家。庭上,她说这段时间,她多次做噩梦,梦见两个女儿已经死了。

按理说,发生4月份的事之后,乐燕应该会内心深深触动,好好带孩子。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礼拜以后,她又一次将孩子丢在家里面。这一次,她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为了防止孩子跑出来,丢她的面子,这次采取的措施,堵截了两个孩子自救或者他救的机会,让她们生命之门永远关上。

让我们从王平元警官执法随身带的摄像镜头,来看一看这一悲剧吧。由于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孩子,民警王平元感到很不放心。6月21日早上9点,他决定来乐燕的家里看看。敲了半天的门,却没人应,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王警官喊来锁匠撬开门。客厅里依然是他之前看到的凌乱不堪。主卧室的门关着,却有一股恶臭涌来。王平元用力推了推,竟然没有推动。随即,他不得已用肩膀猛撞了几下才把门撞开。眼前的一幕让他毛骨悚然。一岁大的女童倒在离门不远的地方,姐姐李梦雪倒在电视机旁。两个女童已经变成木乃伊一样的干尸。

王警官回过头,发现地上掉了一个尿不湿,窗户锁扣用50厘米长的布条反复缠裹。据警方事后现场勘查,屋内所有食物和水都没有了。地上有28个空面包袋,还有几个装其他食品的袋子。警方发现,小女儿李彤紧紧地抱着一个空空的水杯。门槛上还残留着她的几缕头发,警方推测女童曾经绝望地用头撞击门。

庭上很关注的一个焦点是,既然乐燕是4月底离家的,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死亡的?

此时,检察官申请南京市公安局法医姜鹏出庭作证。法医介绍主要从两个方面确定女童死亡时间。一个是根据尸体现象,两名幼儿尸体呈干尸状,据相关法医理学记载,形成干尸的时间一般要两个礼拜,而形成干尸后,尸体的变化非常细微,所以无法推测女童准确死亡时间,只能推测是两个礼拜以上。

法医说到这里时,乐燕开始大声哭泣。对于两名女童的死因,法医是非常客观地说,排除了机械性损伤、中毒等暴力因素。不排除脱水、饥饿、疾病等原因衰竭死亡。

按通常理解,孩子的死因就是因为脱水和饥饿。

问:你给了女儿什么?答:什么都没给

乐燕:一个从来没得到过爱的人怎么给别人爱。我犯下的错不可饶恕,我很想女儿,但不可能有后悔药吃。国家给我制裁,我要慢慢赎罪,我也很希望以后好好的做一个人。所有罪赎完了,做一个真正的人。感谢公安部门对我的照顾。

人民陪审员: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乐燕:就是给她们的东西。

人民陪审员:你给了她们什么?

乐燕:什么都没给。

乐燕:我把年幼的孩子扔在家中不管不问,有过愧疚,也有过心痛,但怎么也抵挡不住毒品的诱惑,反正就是想出去玩。

男友李某:我早已对乐燕死心了,法院对乐燕如何判刑,我也并不关心,我很后悔,我也知道乐燕没有照顾孩子的能力,如果自己不进监狱,两个女儿就不会死。

除了这张示意图,昨天公诉人还展示了两个饿死孩子的照片。此时的乐燕不停地擦拭眼泪,甚至情绪激动,数度哽咽。扬子晚报陈迪晨陈婧季宇轩

原标题:法医介绍饿死女童尸体风干细节吸毒母亲当庭嚎啕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前一页[1][2]

酒泉专治妇科哪好
威海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盐城妇科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