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装备工业企业的挖墙脚战略

2019年06月06日 栏目:体育

装备工业企业的“挖墙脚”战略当午休的铃声响闭,小胡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略显慌乱地走进经理办公室,客气寒暄了两句后,掏出了在他衣兜里几乎放置

装备工业企业的“挖墙脚”战略

当午休的铃声响闭,小胡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略显慌乱地走进经理办公室,客气寒暄了两句后,掏出了在他衣兜里几乎放置两个星期的辞职信。经理满脸诧异地把辞职信看完,用颤抖的语气询问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但是你看要不要考虑一下,你离开这个岗位后,不光要赔付违约金,还要根据协议一年不得从事相关行业的……”

小胡当然不会回心转意,一个月前,小胡收到了另一家机床制造企业的信息。这个信息的大致意思是,如果小胡愿意跳槽,该企业不但愿意赔付小胡的一切损失,还会为他开出高于原本工资大约两倍的薪水。被原企业看为骨干的小胡沉重地说:“其实被企业培养多年,对企业是很有感情的,但是原来的企业管理体系让我感到发展机遇太渺茫了。”

这样的情况并非只是一个特例,现在很多装备工业领域的企业隔三岔五都要上演这样的戏码。而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随着企业管理者对这种事件关注的增加,跳槽的人员也从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发展到技术工人。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管理者的话:“装备工业从来都是一个极度不缺人但极度缺人才的行业。”

全面妥协,掏空挖净

如果你关注过现在装备工业行业的领域版图,你会发现一个共同的现象,在一个相关的产业版图中总有几家规模差不多的公司在相互竞争,甚至同一个城市两个对手赤身相搏也屡见不鲜:像齐齐哈尔的齐重和齐二、温州的正泰和德力西、长沙的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厦门的厦工和龙工……这固然加强了竞争,增强了企业的体质,但也使得企业之间的利益纠葛更为明显,人才争夺更为惨烈。

据了解,随着这几年装备工业行业的复苏,专业技术人才成了“稀罕物”,全国装备工业行业都面临着“一将难求”的尴尬局面。以装备工业的基础之一铸件业来说,虽然自2000年起,中国铸件产量就一直处于世界位,但铸件行业的技术人才总数只有不到2000人,这对于近千家铸造厂来说,每家仅能拥有不到3个人。“而且就这3个人中还有将近一半是改革开放之前就参加工作的老人。”一位行业协会的老专家感叹道。

但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现在中国装备工业正处在急需大量人才来完成新的转型期的过程当口,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执行副会长蔡惟慈告诉:“现在中国的装备工业正要从追求数量转到追求质量上来,我们的眼光不能只放到硬件上,还要更多地放到软件上。”现在中国装备工业正处在自一五时期后的又一个黄金时期,不能在这一时期搞好软件建设,必将会被市场所淘汰。而软件方面的提高和深化发展,归根到底还是落在装备人才身上。

装备工业的特点决定了装备工业人才的特殊性,一个机械专业的毕业生从毕业到熟悉胜任工作至少得三四年时间,而如果想要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专业技术人才则又需要六七年时间。而由于前几年推行宽口径教育,现在高校中往往没有十分对口的课程教育。这用装备工业人自己的说法就是:“教育专业课程设置大而空,一个新人来了要先了解他们学校那个专业强,然后才能分配到相应地方。”而到了位置后毕业生也和新人一样,需要从头学起,这无疑间接增加了用工成本。正是因为这样巨大的培养成本,很多管理者把眼光瞄向了同行业的其他企业。

“我们人力部领导给我的工作定位只有八个字‘全面妥协,掏空挖净’”一位身处装备工业“同城恩怨”企业的人力资源部职员这样告诉。正是在这样的命令下,装备企业挖起人向来是稳、准、狠,上到管理人员,下到技术工人,每个人的工作背景和联系方式都会在对手公司的人事部里找到备案,然后在适当的时间竞争对手会联系到适当的人。一位小企业的领导对风趣地说道:“我这边刚培养好一个称职的员工,竞争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就和他谈好条件离职了,后来我找到对方的老总跟他说,干脆我给你做培训部的部长算了。”

在这样的形势下,几乎没有一家企业的老总不对“挖角”感到头痛。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总在内部开会时再三强调:“本公司的某项重点业务已经成为挖角的重要目标,要求人力部门的相关人员严防死守,重点保证稳定队伍和建设梯队。”

之所以装备工业企业的老总如此害怕“挖角”,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国家对这样的事情还没有适应条款,人员离职后很少受到以前协议的约束。竞争对手“挖角”成功后立刻就可以应用该人才,而这个人才往往会掉转枪口对付原企业。

国务院研究中心的人力资源专家王继承对此也显得很无奈:“注重知识产权是近几年才引起企业注意的事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形成成文法规,在实际操作上有很多变通的手段,使得这样的‘挖角’能够得到法律的默认。”[1][2]下一页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