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九州通电商盈利堪忧上药店陷全亏泥淖联商资_贾跃亭卸任乐视影业董事长

2019年07月03日 栏目:网络

九州通电商盈利堪忧 上药店陷全亏泥淖联商资讯中心中国的上药店正经历成长的烦恼。据据中国上药店理事会的报告,今年国内医药电商的规模将突

九州通电商盈利堪忧 上药店陷全亏泥淖联商资讯中心

中国的上药店正经历成长的烦恼。

据据中国上药店理事会的报告,今年国内医药电商的规模将突破15亿,到2015年规模将飙升至150亿元。

但市场蛋糕甘中带苦,国家严控上药品交易资质,自建药品配送体系的政策要求抬高了准入门槛,毛利和客单价高的处方药禁止销售,导致医药B2C站几乎全部亏损的惨淡局面。

上药店何以解忧? 九州通电商盈利堪忧

年销售额破亿的京东好药师,正经历着亏损的烦恼。

2000年
,九州通成立了北京九州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创办了九州通医药,获得《互联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九年后,北京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通过电子商务B2C认证。

截至2009年底,九州通电商销售额达到11.5亿元,位列全国医药电商,但当时的业务主要是B2B。

2010年,九州通开始尝试B2C业务,成立了好药师,但垂直医药电商受限于自身平台规模,因此在次年七月,好药师选择与京东合作,成立 京东好药师 站,包括上业务和京东好药师健康馆两大业务板块。九州通占该合资公司51%的出资额。

京东好药师CEO崔伟对21世纪表示,预估今年站销售额能破亿元大关。据中国上药店理事会的报告显示,今年该行业的总市场规模将达15亿元,很可能会出现四五家销售额过亿元的上药店。

但是问及盈利状况,崔伟闭口不谈, 数字不方便透露,公司不会因为利润限制规模扩张。

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对21世纪表示, 京东好药师实际上也是亏损的。医药B2C亏损占销售额的20%到30%。成本投入中,营销成本,第二是物流,第三是客服成本。现在医药电商烧钱的时代基本过去,营销成本下降,物流成本自然就变为位。

医药电商的物流专业性要求很高,崔伟表示,公司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建立5个大型仓储中心,管理体系独立于总部,其中北京和上海仓储面积,北京占地两到三千平方米,上海地区仓库面积为一到两千平方米,仓库的利用率为100%。

但是物流成本较高,占整个配额的70%。 崔伟坦言。

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现在具备B2C资质的上药店几乎全部是亏损的,主要的原因是,当药品分解到一瓶一盒的时候,分解成本很高。

中国上药店理事会秘书长张勇对21世纪表示,未来购的大环境会促使消费增加线上购药品的规模,预计今年国内医药电商的规模在16.5亿到17亿之间,明年将会增长到40亿,2015年这个数字将会飙升至150亿元。

17亿这个数字水分很大,实际上销售额应该在七到八亿,其中80%是非药品类,药品销售勉强能到一个亿,这与7000亿的药品市场来比,可以忽略不计了。 鲁振旺表示。 政策陈旧限制准入

许多电商难以抵挡医药行业巨大的市场诱惑,纷纷涌入,但是落后的国家政策,却成了拦路虎

国家于2005年出台规定,上售药必须具备《互联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和《互联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同时规定,医药电商必须是 依法设立的药品连锁零售企业。 虽然全国有37万家药店,1.5万家连锁药店,但截至7月初已获两证的仅70家。

交易服务资格证审批很严格,在审批暂行规定中明确要求, 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药品交易服务的企业,应当具备具有与上交易的品种相适应的药品配送系统 ,医药电商企业必须具备GSP认证的药品配送体系。

自建药品配送体系难度很大,比如要想给西安的一批订单发货,必须在当地先设药店,由药店配送,然后从华北地区药品总批发公司出货,一般来说是北京,而不能直接用西安药房的库存。 一位医药电商人士对21世纪表示。

他谈到,实现上述配送环节有两个前提,即保证一定的订单量和广泛的药店分布。这对中小医药连锁企业进入电商无疑提高了门槛。 金象今年首推一小时送药服务,目前在北京市内部分城区做试点。金象借助线下在北京市的三百多家实体门店作为配送点,由实体店的店员完成配送。药品价格从1元到100元不等,运费按重量收取,满99元即可免运费。但如果为了买一包两块钱的VC银翘片,再额外支付几块钱的运费,还要坐等一小时,估计没人愿意买单。

9月份金象推出免运费促销活动,但在此前试水的五个月里,订单量仅为1000。

在冷链配送过程中,很多医药批发公司无法达到法定要求,药品除了不同程度磨损,在温度控制上更容易出现疏漏。张勇对21世纪坦言, 我所了解到,七乐康上药店在运输时使用冷藏车,保持常温25 以下,如果天气热会额外处理,在包装盒里加隔热泡沫和冰块,确保客户收到的药品温度适宜。但很多医药批发公司送货几乎不用冷藏车,夏季配送的药品常超过30度,没有降温措施。

目前多数医药B2C只能游走在政策边缘,依靠第三方物流配送。由于药品具有体积小质量轻单价高等特点,很受到第三方物流的亲睐。但这些配送公司均没有拿到医药行业的GSP认证,并不符合相关管理规定。

医院紧握处方药,上药店无药可卖

国内医药电商发展尚处于初期,截至去年底,我国购市场B2C交易规模已达1797.1亿元,但医药B2C规模仅4亿元左右,只有五六家销售额接近5000万元的上药店。

而线下仅药店销售规模去年就达到2000亿,虽然受到被医改边缘化、零售行业不景气、内需乏力等因素影响,近四到五年年增长率仅为7%-8%,但综合来看,我国电商医药销售所占比例还不到1%,比较来看,发达国家占比高达30%。

发达国家上药店销售规模之大主要归功于处方药。以美国第二大上药店cvs为例,仅2006年的销售额达380亿美金,其中70%的销售额来自处方药。

但是我国的上药店不允许销售处方药。鲁振旺对21世纪表示,处方药毛利高、客单价高,占整个药品市场份额70%,但90%的处方药掌控在医院手里,消费者只能在医院和部分取得资格的药店购买。

非处方药OTC以老年用药为主,毛利率和客单价较低,而且老年消费者习惯使用医保卡在药房购买,因此上药店现在基本主打保健品、医疗器械和母婴产品等,但保健品在上营销的成本较高,独立上药店又要和平台如天猫医药馆、京东保健品频道等竞争,成本很高。

他认为,国家应适当放松对上药店的处方监管和医保监管,同时严防处方滥用和医保滥用的潜在风险。

鲁振旺分析,整个药品零售市场大概1800亿,其中有一大半份额在医院
,真正上药店能够争取的市场份额不足400亿。 (21世纪 战瑞琬)

合肥的治白癜风医院
武威专治癫痫病
巴州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