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八十三章 原来是它们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育儿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八十三章 原来是它们^班里路的援军舰队,在发现班里路瞬间战败,源门被杀,自己的攻击又被偏离之后,便果断地选择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八十三章 原来是它们

^

班里路的援军舰队,在发现班里路瞬间战败,源门被杀,自己的攻击又被偏离之后,便果断地选择了掉头离开,不再逼近。

它们退却的秩序很井然,并不仓忙,显然是既不想过来无意义的硬拼,但也并不惧怕。

弭娅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她已经在舰长的岗位坚持很久很久了,等到确定敌人来援舰队掉头离开,双眼一黑,便昏厥在指挥舱中。

和她一起倒下的,几乎超过八成的指挥舱舰员,没有昏厥的,也瘫软在空中,想要发出胜利的欢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歌林人要好得多,接替他们维持着舰内的秩序。

楚云升在去过快速战舰的指挥舱后便离开了,通过零维世界,返回了主舰队。

刺恶从乌怒人的系统中走出来的时候,线体枢机郁闷地在门口等着它。

它看起来很凄惨,原本全如乱麻却让它骄傲的漫长线身,如今只剩下芝麻绿豆那么一点大小,漂浮在空气中,视力不好的,说不定一巴掌就将它当做卫生间泄露出来的排泄物给打飞了。

每一截线体都是它的命源,这一战损失得也太多了。

刺恶进入乌怒人系统的时候,它正在认真地粘结着可怜的几条不知道它从哪里找回来的身体,勉强让它看起来不在是一个点。

“进了乌怒人的系统,你这辈子也就差不多废了。”见刺恶瞪着眼睛,错愕地看着它残缺的线体,它没好气地讽刺道。

不过它却是将力气用错了方向,刺恶满不在乎地说:“尊上已经和我说过了,我这资质在嗷卡人中算是不错的了,但在枢机里面却要排在老尾,差得不行,靠自己这辈子估计也没办法到源门的境界,还不如用乌怒人的办法。借这个机会,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决定了,对了。你不养伤,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这就说到线体的郁闷之处了,抱怨道:“我也是为这艘战舰立下大功劳的枢机,身体毁去了百分之九九,差点死在战场上。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关心我一下。”

刺恶怒道:“你个驱猛日的还好意思说,我在前面顶着的时候,回头一看,你居然跑了!要不然,我能这么惨?”

线体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但嘴上还是不服道:“我要不跑,你肯定还是这么惨,我也会跟着你这么惨,那道攻击不是我们枢机能顶住的,谁跟你一样蠢?尽做无用的事情。当时撤下了是的办法,你顶着就有用了?”

刺恶一时语结,说不过它,只好沉声道:“只有战死的嗷卡人,没有逃跑的嗷卡人,我才不会像你那样贪生怕死。”

线体混过了这一关,似乎也完成来的任务了,它还要继续在这艘战舰中混下去,就不能不和一些人搞好关系,对于刺恶。它还是有些心虚的,当时,它虽然判断硬顶了也没用,便立即逃了。但毕竟没有得到来自指挥舱的命令,属于战场上逃跑行为,并且还丢下了刺恶一个人在前面顶着。

当然,它跑的时候,也提醒刺恶一起跑,结果谁想到。这猪脑袋居然没听它的。

它也知道实际上刺恶要是也逃了,可能会导致后面的军队大乱,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不过刺恶既然想不到这么多,它自然也不会主动说破,至于刺恶要骄傲一下,那对它压根就没什么杀伤力,随便骄傲去吧。

为了继续偏移话题,也为了笼络住这个家伙,线体枢机又神秘地说道:“楚走的时候和我说过了,等到与主舰队汇合,会从什么源奴那里给我补充命源,什么源奴?我哪里能知道,但你要想,能被楚和乌怒人收着藏着的宝贝能差到哪里去?你一个土猪头估计见都见没见过,到时候,我一定带你见识见识,给你也补充一点……”

刺恶没心思和它斗嘴,它心情还是很沉重的,急着要回去见其他的嗷卡人,不知道伤亡如何。

但线体枢机光杆司令一个,死多少人好像也丝毫不影响它,就让它没什么办法了。

不过刚出门,就遇到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意意斯,线体枢机便一下子闭上了嘴巴,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飞走了。

倒是刺恶和意意斯打了一个招呼,岐沉不在,是意意斯启动乌怒人系统给他治疗的。

“尊上走了?”意意斯莫名其妙地问了它一句。

刺恶楞了一下,老实道:“我不知道啊,你不是知道我才从里面出来吗?”

意意斯便没了下文,刺恶摸不着头脑,也赶紧走了,这个地底小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阴沉起来的样子挺吓人的。

路过就设在乌怒人与戥的系统中间的医疗舱的时候,刺恶本想进去看看睥迈的情况,但还未进到里面,就听到一声“杀!”音,惊天动地从里面穿透出来,带着强劲的力量,直接掀翻了几个伤员。

跟着又在似乎是老赫尔的低声安抚中,渐渐消淡下去。

刺恶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又听到睥迈呜咽的声音:“雪山,雪山,,,全死了,全死了……”

这顿时让刺恶想起了当年攻打冷星的凄惨场景,冷星人死得人海里去了,剩下的那点人全都逃到了冷星大雪山。

如果不是尊上出现,这些人也将被屠杀干净。

它和睥迈的关系因为四枢机的小集团而不错,许多年前的恩恩怨怨,它以为睥迈早就忘记了,却没想到,这时候,在这里,听到濒死的睥迈在老赫尔的安抚下,呜咽地哭着雪山,它心里说不出地一阵阵发慌,再也进不去了。

医疗舱又嘈杂起来,刺恶不知道为什么尊上不用符文直接治愈他们,看着地底小人图图带着战舰原来的医疗人员,在歌林人医疗团的指挥下忙得四脚朝天,救治着一个又一个伤员,其中就有嗷卡人。

它心中顿时一紧,急忙赶向嗷卡人的船舱,不知道自己的族人怎么样了。库勒大哥还活着没有。

……

楚云升回到气泡的世界,没有立即返回主舰队。

他绕过几个无形的壁垒,来到他对阿里说的几个疑似目标跟前,仔细地观察了一会。不仅观察这些气泡,还观察了周围的气泡,其中有不少人类,也有非人类,属于哪一种物种。暂时看不出来。

片刻之后,他才离开,但没有想办法将那几个疑似意识封闭的气泡解开,在情况不明的时候,维持原状是的选择。

回到主舰队,戥与五序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楚云升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而它们又始终没有等到巨引历源辐射痕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异常的着急。

“看到了一些东西,不过那些东西对我们没什么用。”楚云升此时卓尔人的备用生命体。要比黄星人飘逸得多,来到五序的控制间,便调出悬浮的小立方体,将数据输入进去道:“我记录下一部分周边的环境信息,接近两位老神尊消失的地点,有许多古老的星体辐射。”

很快,在控制间周围,重组了楚云升带来的信息,形成一幅模拟的星空空间。

可以看到,在接近两位老神尊位置的星空附近。存在许多极为古老的恒星,根据辐射计算,很快一列列数字显示在一个个星体的旁边,标注着参数。

但不是每一个星体的参数都很详细。五序取了一个相比较起来参数全的一个星体放大,虚拟在众人的脚下。

这是一个可能早就已经消亡的代古老恒星,按照质量,应该会形成新的白矮星,甚至是中子星。

“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一代恒星?”戥也有些惊讶道。

“你们再看。”楚云升走入到虚拟的神尊影子边,脚下延伸出一道道代表着力场的纹路。道:“存在一种场,牢牢地束缚着它们。”

五序也看到了,一阵操控计算后,马上惊讶道:“这种场我们分析不出来!”

楚云升悬立在那里道:“我想两位老神尊向两位新神尊遗留的信息里,一定有对这种场的分析,可惜我们看不到,不过没关系,我这里也有两个新神尊得不到的东西,我破入了临界线,虽然只有一瞬间,但也记录了一点里面的东西。”

这是靠死亡而得来的,其他生命强者,只要不是两个新神尊,进去之后,即便看到什么,也无法再出来,什么信息也带不出来。

楚云升将死亡那瞬间,看到三幅画面时,能记录到的一点点物理信息,输入了立方体。

但这时候,却陡生异变,虚拟的星空图突然崩溃了!

五序愣了一下道:“逻辑出问题了,出现无法解释的矛盾,系统建立不了哪怕粗糙的模型。”

换句话说,就是以三家现有的知识体系,无法将楚云升带来的里面信息合理地建立出模型,除非整个知识体系得到提升,但可想而知有多难。

电却惊喜道:“对了,这才是我们要的东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

模型建立不了,里面是什么物理现象,自然也就看不到,但对此时的研究,却有着极大的帮助作用。

一激动起来,如果不是距离真正的巨引力源太远,并且又十分的危险,电几乎想怂恿楚云升再去一次了。

楚云升没有多说什么,记录下来的信息输入三方合作的资料库中,便有电等人去研究,卓尔人有专门的人做这方面的事情,倒也不用五序将精力和电一样消耗在这上面,只是戥却别无选择,谁叫他只有一个人呢?

“快速舰队那边出了点事。”楚云升出来的时候,给戥几个坐标道:“你对着这几个坐标持续做深空巡天,有结果尽快通知我。”

……

主舰队转离方向,加速向与快速舰队预定汇合点飞去,当舰内时间变得越来越慢的时候,外面的时间便越来越快。

直到一天,三十七舰的一艘星舰从几个坐标中捕捉到一道辐射影像,立即向戥汇报,并终送到楚云升面前。

原先估计的小虫子位置

,没有看到痕迹,估计被伪霸隐匿了,但在阿里所说的战场坐标上,却看到一艘奇怪的飞船,它的形状似乎可以缓慢的变化。

“原来是它们。”楚云升像是起来了什么道。

“谁?”戥疑惑道。

“赤人,谁知道呢。”楚云升淡淡道:“不过既然敢跟来,看看它们到底是谁也好。”

***

第二更。

^^^(未完待续。)

成都牛皮癣医院哪家
来宾治疗白癜风医院
台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成都牛皮癣治疗方法
来宾癫痫病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