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真尊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涌动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生活

真尊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涌动巨大的熔炉突兀地出现在秦风的头颅,不朽的气息,一出來就镇压住所有滚动的熔浆,一瞬间,整个空间都仿佛翻起了巨

真尊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涌动

巨大的熔炉突兀地出现在秦风的头颅,不朽的气息,一出來就镇压住所有滚动的熔浆,一瞬间,整个空间都仿佛翻起了巨大的镇压之力,蔓延周围,突然就寂静下來,都定格在那里,流动的烈焰巨柱,翻滚的烈焰,都在此刻一动不动,

就那么一瞬间,那股镇压的威势消去,一下子就又恢复原状,熔浆继续翻滚,烈焰巨柱缓缓流动,上去下來,一动一动之间,仿佛都在证明了刚才的那一幕只不过是幻觉罢了,众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可能是太累了,被烈焰地狱的恐怖震撼心神,以至于出现这一幕,

“这真的是秦风,怎么可能会在这样,”

滚烫的熔浆一点都沒有沾到秦风的身体上,一靠近他身体的几公分之内,就都被他头顶的那个融入吸进去,一点不剩,根本就不可能伤害到秦风,怪不得秦风会自己一个人出去了,原來他是有应对的办法,

不朽熔炉一出,明眼的南语冰就开始震惊万分,看着像是武器,可是又沒有武器的那种凝实感,武器都会有那种金属的质地,而秦风头颅顶上的不朽熔炉,除了厚重的气势之外,沒有一丝金属所具有的那种感觉,似金属却又不是,

“那是什么呢,”

一时想不起來,可是南语冰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过,有点熟悉,可是又想不起來,纠结难耐,

神通者,以神化道,通天彻地,

“这难道是神通,”

传说中,神通可是超越了武技的范畴,所谓的武技都是神通的一个外延,武技的演化就是神通,一手翻巨山,一语陡青天,一脚破苍穹,一眼贯古今,这就是神通,神通的威力,神通的恐怖,无法用言语形容,他只知道他们的九星天派就有一个镇派神通,那就是他们九星天派的镇派功法,,九星天功,

天功出,九星降,破苍穹,毁天灭地,

说的就是他们的九星天功所修炼出來的神通,只有他们的宗主才可以修炼这门无上功法,而这门功法就有一门神通,那就是九星天落,一落一重天,陨星灭世,

她见过他们的宗主出手,那时候,挥手间,天地黯淡无光,方圆千里之内,都笼罩在九星天功的恐怖之下,所有人都瑟瑟发抖,无力抵抗,眼睁睁看着灭世陨石落下,毁天灭地,

次,她知道了那就是神通,超越了武技的范畴,不再是人力,那是天地之力,脱离了人的认识,抬手间,天地都仿佛灰飞烟灭,

而现在,秦风头颅上的那座不朽熔炉,已经具备了神通的雏形,相当于有了一颗种子,迟早有一天可以化作一门真正的神通,到时候,不朽熔炉一出,镇压千里,所有反抗的人,都要在它的霸道威势之下,臣服屈膝,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神通呢,这不可能,是武技吧,地阶武技,天阶武技,”

就算是地阶武技,天阶武技,南语冰都可以接受,地阶武技,天阶武技,她还是听说过的,甚至她现在本身就有一门地阶武技,所以就算秦风有地阶武技,她都不会如此震惊,多只是感慨一下,心中多了些安慰,要是秦风所施展出來的那个是神通,她真的不得不震惊,恐惧,

武技与神通是两个不同的范畴,武技出手间是杀人性命,而神通出手间,就是毁天灭地,这能比吗,

秦风一跃,从一颗矿石上移动到了另一颗矿石上,脚步刚落,又跃起,落下,跃起,落下,反复循环,不一会儿,秦风就來到了通往第四层门户与他们所在的保护区的中间处,秦风停住了脚步,站立在那颗矿石上,浑浊的眼眸看着脚下的熔浆,滚烫泛起,都落在了熔炉里面,化作了熔炉的能量,

“恩,差不多了,这里应该可以了,”

秦风感受着周围的熔浆,他所站的地方就是这片烈焰地狱温度的一点,也是火焰能量浓郁的一点,秦风盘膝坐下,身后的不朽熔炉缓慢沉入到熔浆里面,熔炉脚,身,鼎耳,眨眼功夫都沉沒入其中,不泛起一丝波澜,沒有了熔炉的保护,

周围荡涤起來的熔浆,嗡的一声,都溅飞到秦风的头顶,落下,密密麻麻,无法避免,眼看着就都落下,

秦风微笑一声,霸体运转,金光闪烁,落在了秦风身上的熔浆迅速在秦风的身上烫出了一个个疤痕,焦气升腾起來,金光疯狂涌动,所过之处,疤痕消失,随着疤痕消失的还有那些熔浆,渗透入秦风的身体内,滚烫的炽热感,顺着秦风的经脉流转起來,

炽热的熔浆能量流转过去之后,经脉都被烧伤了不少,气血一涌,所有的伤都瞬间恢复,覆盖住了那些炽热的能量,体内的玄极经运转,所有的异样能量转动一圈之后,深入到秦地的丹田中,沉寂在丹田的玄天魂火嗅到了某种可口的食物,光芒一闪,所有的准备化作秦风气旋中能量的热能,瞬间就被玄天魂火吞噬掉,一点都不剩下,

吱吱吱

玄天魂火发出了喜悦的声音,淡淡的跳动着,感受到了秦风所在的环境中拥有着无数的火焰能量,欢呼雀跃,催促秦风,快速吸收那些热能,饥渴的它忍不住立马就能跑出秦风的身体,吸收那些充满着诱惑的火焰,

淡淡的气息散发出來,荡漾在偌大的火焰地狱中,还在翻腾,各顾各的滚滚流淌的熔浆,好像受到了某种指引一般,疯狂地翻滚起來,一层,两层,三层,不断惊起了滚滚的热浪,一下子都暴动起來,都疯狂向着秦风所在涌去,

“不要急,不要急,慢慢來,”

秦风赶紧安慰玄天魂火,可不能再这么让它闹下去,一点点能量都让平静的烈焰世界,瞬间就暴动起來,要是再它出來了,那还得了,到时候,可不就是这样的了,

秦风赶紧加快速度,吸收那些能量,这时候,秦风的强悍的身躯发挥做用了,霸体运转,金光闪烁,抵抗着熔浆的冲击,受伤,流血,愈合,结疤,反复循环着,一层层的死肉蜕落下來,宛如蛇蜕皮一样,蜕下一层又一层,沒有尽头,

白嫩的皮肤在熔浆的灼烧之下,红通通的,新生的皮肤还沒來得及恢复就又要面临下一层的摧残,剧烈的疼痛让秦风的脸都白了,眉头紧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纠结的事情,一直都沒有展开,

熔浆可不管你是死是活,只要那种吸引着他们的感觉还在,他们就会疯狂聚集过來,翻滚过來的熔浆开始浸泡在秦风的身体上,膝盖处都已经是满满的熔浆,还在逐渐上升着,不一会儿就覆盖到秦风的胸前,都聚集过來的熔浆巨浪,一下子扑下來,彻底覆盖住气秦风,

沒有任何的悬念,秦风就在众人的眼中,一下子就淹沒在众众熔浆之中,他们都还以为秦风可以坚持到,可以到达第四层,不知道秦风怎么了,就在半路坐了下來,然后傻坐在原地,任由那些熔浆埋沒,

“哎,死了,不用看了,”

“真不知道他,明明可以去到的,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到了那门户,怎么就在半路上停止了呢,好好的命就这么沒了,”

“是啊,他怎么就这么傻呢,”

他们都不明白秦风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要再坚持下去,个到达门户的人就是他了,他就可以把他们这些寸步难行的人狠狠甩在背后,就不用担心他们和他竞争真君的传承了,不但继承真君的宝藏,还可以得到这座命器,漆黑巨塔

,

这时多么吸引人的东西啊,他们是过不去,不然,哪还会看着秦风自己过去啊,

“小猪猪,秦风哥哥怎么了,我们要不要过去啊,”

看着秦风被埋沒在熔浆中,已经凶多吉少了,沒有任何希望了,可是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沒有确认,就是不接受,

朱无戒摇摇头,它可是知道秦风的,想要他的命,那根本是不可能,既然秦风敢自己上去,说明了秦风肯定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也料到了小萝莉她们的反应,直接拦在了小萝莉的身前,不让她向前走去,

它可是记住了秦风走之前的话,要他们好还看好了小萝莉和南语冰,不让她们出去,回想起秦风眼神中的严肃,朱无戒怎么说也不能让她们走出去,不然,秦风可是会找它算账的,

“对啊,你们看你们的少爷都这样了,就不过去看看吗,”

“小猪猪,你就让我出去吧,我……,”

尽管和秦风相识不是很久,可是小萝莉却把秦风当做了亲人一般,担心想要走出去,要不是朱无戒的身体挡在了她的前面,可能她就真的跑出去了,

“死猪,你快点让开,你们不去看,就让我们去看,”

“小沫儿,南语冰小姐,你们还是待在这里吧,外面可是很危险的,”

***此时也挡在她们两的前方,不让她们向前,

拉萨治疗男科费用
温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沧州牛皮癣医院哪家
拉萨治疗男科医院
温州好的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