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破修武帝 第002章、玉雕龙塑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生活

破修武帝 第002章、玉雕龙塑萧鸣昏睡了过去。山洞里,寂声幽幽,鬼火习习,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泛滥着一股死息。明日。“xi

破修武帝 第002章、玉雕龙塑

萧鸣昏睡了过去。

山洞里,寂声幽幽,鬼火习习,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泛滥着一股死息。

明日。

“xiǎo鸣,xiǎo鸣……”

“萧鸣,萧鸣……”

一阵阵呼声响起了,山洞里,幽暗中,萧鸣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爬起来,背靠山石,他低下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在手掌背处,却多了一道血红色的月牙弯,上面雕刻着一头龙。

那龙盘踞,龙牙飞舞,血丝札厉,眼如灯笼,鳞如盔甲。

“xiǎo鸣,xiǎo鸣……”

“萧鸣,萧鸣……”

一阵阵呼声响起,从远到近,再从近离远。

萧鸣却死死盯着手背,他有些惊讶:这什么情况?为什么我的手多了一道血红色的月牙弯?这条龙到底是何方妖物?这……

他还想去探索。

但此时,一阵眩晕袭来,强劲的睡意袭来,他再次昏睡。

死寂的山洞里,冰冷的水珠从钟乳石上泛落,弹奏着苍茫的大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鸣再次幽幽醒来。

这次,他有了心理准备,不再去看手背上的情况,而是从山洞里爬出来,只不过,当阳光从洞外照射下来,映射在他手背上时,一阵烈痛袭来,他抱住手蹲了下来,而在此时,他猛然一愣,张开双手,眼里全是惊讶。

只见那条雕刻在手掌上的月牙弯竟然出现在手掌心处。

冰晶剔透,萤亮棱型。

底框,像是琥珀,也像碧玺,更像水晶,优美的弦线,冰晶的琉璃,让人赏心悦目,而让人贵为一震的,还是月牙弯上的那条龙,雕刻得栩栩如生,构造得惟妙惟肖。

“这是何方圣物?”

萧鸣紧紧地望着。

没有任何人回答他,萧鸣抓着龙型玉雕,仔细地观察,直到日中天,也不能窥之秘,无奈,他放弃研究的冲动,此时,他肚子饿了,于是乎,他开始在野林中寻找食物。

他虽然与父断裂。

但他并不想再死了,他之前的坠落山洞,没有死成,这让他坚强了下来。

父亲不看好他,他就要修炼,踏破淬体境!

还有大哥,总有一天,我萧鸣会证明,我比你强!

烈日当空,四周鸟飞绝,荒林无狼兔。

萧鸣寻找了半天,让他惊讶的是,平时鸟飞蝉鸣,兔狼满地的野林,在此刻,却出奇的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终于,寻找了半天,在前方那棵果树上,萧鸣找到了那悬挂在树梢上、摇摇欲坠、泛黄橙红的丹果。

找遍整个野林,只有一枚。

如何饱腹?

萧鸣正想吞食,但此时,一阵鸣声响起。萧鸣呼叫一声:“野兔!”

下一秒,他将丹果放进了怀里,脱地而出,健步如飞。

哗啦!

野兔从丛草中窜出,几个光影,不一会儿,已经窜进了长长杂杂的芦苇中,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萧鸣停了下来,骂了一句晦气,如果有弓箭在手,今晚就是香脆脆的野兔烤肉。

“饿死了!”

萧鸣从怀里摸出那枚丹果,却发现丹果已经破了,黄橙橙的液体泛流出来,让萧鸣一震的是,原本是黄橙色的丹果,在此刻,却变成了红丹丹。

“什么情况?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萧鸣虽然疑惑,但手脚没有迟疑,一把吞食了丹果。

很快,让他一震的是,区区一个丹果,竟然让他饱腹便便。萧鸣的饭量不大,但处于淬体境,需要丰足的食量补充,平时,他至少得吃半木桶米饭和三头野兔,但今天,一枚xiǎoxiǎo的丹果,却让他饱腹。

萧鸣僵在那里。

他惊讶极了:“这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区区一枚丹果,却让饥肠辘辘的我饱腹如厮?”

是丹果的问题?

不可能!

萧鸣摇摇头,因为他吃的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野果,不可能是仙丹灵果。

那它又是因为什么?

突然间,萧鸣一动。

他再次摸进怀里,他摸出了那块龙型玉雕:“难道是因为它?我刚刚将野果和它放在一起,拿出来时,野果变成了红脆脆,难道真的是它?”

萧鸣正想仔细地去研究。

但此时,身后响起了一阵呼声:“萧鸣,你果然在这里!”

只见身后不远处,从草丛里,走出了一名少年,那少年约莫十四岁,体型肥硕,红光满脸,却是丝绸衣裹,衣佩玉带,正是云丽镇上的大家族吴家的少公子吴昊。

吴昊见到萧鸣,他激动地笑了笑,然后跑了过来,重重一拳头打在萧鸣的胸膛上,破口骂道:“你这狗腿子,消失了几天,我还以你死了,你也好样的,我是你兄弟,你也不告诉我你的去踪!”

萧鸣手里紧紧地握住那块龙型玉雕。

手上一痛,那龙型玉雕已经消失在手掌心处了。

“你在干什么?”

见萧鸣没有説话,吴昊疑惑了。

“没有什么……”萧鸣摇了摇头,虽然吴昊是他的好兄弟,两人来自不同的阶层,萧鸣的父亲是猎人,而吴昊的父亲是镇上的达官贵人,两人身份不同,地位也不同,但并不阻碍两人成为好兄弟。

“你这狗腿子,为什么跑来自杀?”吴昊问道。

萧鸣没有説话。

吴昊一笑,拍了拍萧鸣的肩膀,然后笑道:“是不是与家里人闹翻了?呵呵,不用想,一定是没有金钱去殿武堂进修!呵呵,你认识我这个兄弟,是你一生的福气,来,我这里早已经准备了十两黄金!给……”

吴昊手脚索利地从怀里取出一个金锈锦袋,里面全是黄金。

萧鸣有些感动。

虽然吴昊是达官贵人,出身于上层阶级,但吴昊却没有其他公子哥的傲气和跋扈,从xiǎo到大,两人打成一片,只要吴昊有的,萧鸣都会有。对于这样的兄弟,萧鸣很感动。

他按住了吴昊的手,道:“十两黄金,你肯定从家里偷出来的,我不会领!”

“那怎么办?你难道不想去殿武堂读吗?”

吴昊有些焦急了。

萧鸣淡然一笑,道:“殿武堂,我一定会去。”

“那么就得需要钱,高昂的修炼费,而且,你要踏进凝脉境,就不停淬体,而淬体,需要数不尽的灵丹妙药和圣泉仙露,这些东西,都需要用金钱去购买的,萧哥,你应该比我清楚啊,任何一名踏进凝脉境的,要么就是天赋绝品的,要么就是用金钱堆彻!”吴昊激动地道:“萧哥,你有希望踏破凝脉境,这十两黄金就当我送给你!”

“不必!”萧鸣摇了摇头。

“为什么?”吴昊急了:“难道你想放弃吗?”

“不。我萧鸣会一步步地踏破淬体境,然后进入凝脉境的!”顿了一下,萧鸣説道:“xiǎo昊,我们走吧。”

“去哪里?”

“去圣都。”

…………

华夏首都,圣都。

在华夏国,武学堂都集中在圣都,无论是神级的,还是丁级的,都在这里。萧鸣考上了乙级武学堂,而吴昊是丁级。

两人从云丽镇来到圣都,已经是十天后的事。

还有三天,就是圣都的各所武学堂的新生报到日子了。

当天,萧鸣和吴昊落脚在一间客运来的客栈里。

萧鸣正在房间里休息着,而此时,吴昊一脸黑沉地走了进来,萧鸣连忙问:“怎么了?”

“没有钱了。”

吴昊一把将手上的账单拍在桌面上,骂道:“该死的掌柜,明知道我们是来报到的,狮子大开价,只是住三天而已,他竟然收我一百两白银!我本来带来十两黄金的,但这一路上,都花得七七八八了,到时武学堂开放后,我们去报到,根本就没有金钱支付入门费了!”

萧鸣眉头一皱。

他问道:“你身上还有多少?”

“不多了,就只有三两黄金,这三两,是特意留下来给你交入门费的,你知道的,你这间殿武堂,入门费非常高,也很有实力,这三两黄金,是让你去修炼的!”吴昊説道。

萧鸣眉头皱得更加紧了:“这三两黄金,留给你去修炼!”

“我被录取的武学堂,只是一间丁级的,很垃圾的,不去也罢,而且我也不是很想修炼,去了也是混日子的,不如让你去。”吴昊大大咧咧地道。

萧鸣摇头:“不成,説好大家一起去修炼的!”

“金钱不够了,只能让你去修炼吧,我准备来这里做个跑腿生意,然后攒些金钱,支付你去修炼,你知道的,要想踏进凝脉境,除了天赋,重要的还是仙丹妙药、仙泉圣水!所以

,你需要我来给你提供足够的资金!”吴昊説道。

萧鸣有些感动。

从xiǎo到大,吴昊就没少帮助过他,无论是资金,还是灵药,只要吴昊有的,都会分给萧鸣。

虽然吴昊是达官贵人的儿子,但萧鸣却没有感到所谓的嚣张。

但萧鸣是不会让兄弟受苦的。

他道:“xiǎo昊,放心,我们一起去修炼。”

“可我们没有足够的……”

“我们一起去攒足够的钱!”

来到圣都后,两兄弟就为金钱而发愁了,萧鸣的入门费需要五两黄金,吴昊需要十两,而且一旦进入武学堂,接下来的修炼,会不停地需要灵丹妙药和仙泉灵液。虽然武学堂每天会提供一定量的灵丹灵药,但这并不能满足修炼。

更多的灵丹灵药和仙泉圣水,都需要自己花钱去交易和购买。

当初,吴昊离开xiǎo镇前,并没有通知家里人,来到这里,两人都是陌生人,举目无亲,无依无靠。

所以,两人需要很多的钱。

钱,让两人发愁。

两天过去了,两人都没有找到任何获取金钱的途径。

吴昊更加的发愁了,他多次想回家去取钱,但都被萧鸣拒绝了,吴昊虽然不满,但也没有驳逆萧鸣。而从始到终,萧鸣都是沉默着。

事实上,萧鸣一直在研究着手上的那块龙雕玉塑。

不知为什么,突然间,萧鸣一动,他想起了上次,他用玉雕龙塑去灵化灵果,一枚普通的果子,被灵化后,简单的一枚就可以让他饱腹。

想到这里,萧鸣有些激动:我是不是可以灵化果子,然后拿去出售?

徐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福建治疗牛皮癣费用
南昌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徐州牛皮癣医院哪家
福建治疗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