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刘作虎和他的一加3风格与审美的豪赌会成功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健康

6月15日上午,曝光已久的一加3正式发布。如果我们从行业上考量一加,明显它不会像小米、华为或者现在的OPPO们那样值得让媒体们站在上帝视

6月15日上午,曝光已久的一加3正式发布。

如果我们从行业上考量一加,明显它不会像小米、华为或者现在的OPPO们那样值得让媒体们站在上帝视角上打鸡血去观察它的一举一动:产能、渠道、营销、海外市场,诸如此类。发布会开始前,我还在想着怎样去挖掘一下小厂商们的生存之道。

但平静得可以称之为“性冷淡”的发布会,却恰恰相反让在场的一加粉丝和媒体朋友们打了一升鸡血。这是一场号称“用一分钟说完性能的发布会”,我们也可以用一句话说出市场想要的一加3:售价2499元,5.5寸1080p AMOLED屏幕,骁龙820,6GB LPDDR4内存,64GB UFS 2.0存储,1600万像素IMX298模组相机,3000mAh电池与快充。尽管性能只是一部的基础,然而我心目中的消费者与市场不该是这样肤浅的。

那好,不谈性能、拍摄与快充,就让我们来谈些虚的:设计、审美、风格与潮流。

于是发布会后第二天一早,虎嗅与一加刘作虎有了一次一对一的对话。本应是媒体与品牌CEO的对谈,却在一加3的背景下,变成了一场产品经理与发烧友的交流。

将欧美的设计风格带到国内,走得通吗?

当我见到刘作虎的时候,是周四上午的10:15左右——原计划10点开始的采访,因为刘作虎希望看看10点开售的一加3的实时情况。10:02,官宣告售罄;几分钟后,京东方面也已无货,无法下单,这时我与一加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也许我不用等那么久了。

国外略早于国内发售的一加3,在一加“闪店”——一加与潮流品牌店、书店等合作——已开始进行首批的线下体验与销售。刚一落座,刘作虎就展示给我巴黎Colette与纽约Magnum Soho等现场的照片,消费者在开售前排起长队等待购买,队伍甚至长过了一个街区,沿着楼排了一圈。

外媒的评价与排队的场景十分相似,“其实我们本来在发布会上做了两页PPT,想放一下外媒对一加3的评价,CNET说一加3超过了他们测试过的所有旗舰,而The Verge称他们会毫无保留地推荐一加3。但担心外媒消息发布较早,引起国内媒体反方向理解,因此便去掉了。”

外媒评价爆表,国内平平淡淡,这样的现象曾出现在Nexus 6P上。这台在外媒眼里几乎可以称之为“全面开花”的机型,在国内却颇有些水土不服,这里的问题,除去谷歌服务的门槛以外,更多的便是审美观与消费习惯的差异。一加3是否会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也许。

国内的大环境基本上是这样的:国产同质化过于严重,学习苹果的圆润造型、系统上几乎一样的风格,那由一加和锤子这样的厂商来负责教育市场?

“我们就是要做差异化。有些用户可能会跟风购买,但很多用户还是会独立思考,就是不会去买‘街机’。就像我们说一件事情,在微博上总有人喷,而同样的内容在知乎上可能就是一面倒的正面评价,群体不一样。而一加针对的消费者就是理性的、讲道理的人群。”

金属机身的考量

刘作虎坦承,在选择金属材质做一加3的机身时,其实有过担心消费者将特殊材质当作“一加出品”的标签、而对金属机身有所不满。而后来想通了——不追求所谓的噱头,做些消费者更愿意接受的事情。去年的一加2也给了刘作虎一个教训,他认为将摄像头抹平与可更换后壳这些妥协其实是一加2市场表现不好的主要原因之一,反潮流与重量过大。

现在,刘作虎对一加3的金属后壳工艺说起来如数家珍:几乎将CNC机床精度推到极限的棱边、棱边与喷砂打磨在工艺上的冲突与改进、进行过大量调整的后盖弧线,甚至到金属中框与面板玻璃间塑料衬层的打磨与截面细节……

这些终实现的效果,就是发布会上所说的“看起来很平,拿在手里还是真™爽”的手感。

当我拿到一加3时,对其金属后盖的感觉,是扎实,可以感到金属壳的强度;第二则是在有反光时,从棱边到弧度较大的边缘再到较平的中心时光线与质感的过渡。整体风格硬朗,带着极客味道,也有些粗犷的、美式的“线条感”。

在刘作虎手中,还有一台试制的纯黑色版本一加3,质感满满,但因为黑色喷漆在长期的使用中,一旦磕碰磨损后就会亮出金属色,让观感下降,考虑到这些因素,刘作虎没有让它量产。

也许是几个方面的巧合。在这样的工艺下,由富士康供应的后壳会多少面临产能上的问题,但一加也并不是想卖一两千万台,“每年只卖一两百万台也很爽啊,”刘作虎笑着说,一加在产能与精度中间找到了这样一个点。而对于确定的用户群——科技爱好者们,一加3的定位也是如此。在去年,一加对国外市场的调研表明,在发达国家的科技爱好者群体中,一加的知名度其实还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因此决定继续沿着极客路线走下去。

氢氧OS的结合,将原生安卓的风格带回来

“没关系,只要我们做了,消费者就会接受的。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好的系统。”当谈到为何不将氧OS带到国内,刘作虎这样说。

在国外市场上,随着谷歌的安卓版本推进,厂商们越来越多地将“原生系统”作为设计的主导——比如LG、Moto和索尼,便是在原版系统上进行简单的修改和图表重绘等小工作,而国内的厂商出海,也会带着另一套系统界面上市,一加也是如此。一加1时期,CyanogenMod成为了一加的招牌之一。而随着一加规模的扩大,自制的氧OS被开发出的。

相比国内消费者接触到的氢OS,氧OS带着这样的特点:原版的简洁交互与信息展示风格、Material Design的层次感与配色、直观和多样性的图标与自定义的可能性,以及一加Shelf卡片系统简洁地整合了桌面小部件、常用App以及便签等功能。我作为Nexus和原生安卓用户,对于这样的“修正主义”——将原有谷歌设计中工程师主导、工具属性过重与操作不够人性化的部分优化后的系统——非常感兴趣。

而且这样的消费者尽管不算主流,但仍然为数众多。那么为何不将氧OS带到国内来呢?

一加快要做这件事情了。

今年四月份,在Android 6.0版一加氢OS的媒体见面会上,刘作虎曾提到氢氧OS将在在2.0版本时融合,实现底层的互通。而当时没有说的是,现有氢和氧OS的用户界面也将逐步统一,合并后的新系统,整体上的体验将向原生安卓靠拢。在采访时,刘作虎随身所带的两部一加3中,便有一部已经搭载了这套系统。

一个“美”的设计应该是怎样的?刘作虎随手打开了上几个欧美非常流行的App,Pinterest和Google Inbox等等,开始阐述App设计中的细节:阴影、色卡、滑动效果和文字排版等等。而放在系统中,也是同样的道理:原生系统中过重的阴影、不合理不美观的按钮等等,在合并后的新系统中都会被调整,但一眼看上去还是谷歌手中安卓的样子。“做一个像这些App一样有设计感的系统,就这样简单的道理,让用户拿出去会显得很有品位,尽管这部可能只需要400美金,但被问到‘为什么买便宜货不买iPhone?’这种问题,可以说因为这个比苹果更好。”

“国外喜欢原生的消费者,会更喜欢优化过的原生安卓。”刘作虎这样说。而在国内的市场中,将一部分消费者从0到1培养成真正安卓的粉丝,这场赌博的胜算,在一加看来,可以是百分之百。

用价值找用户?

尽管一加与OPPO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在各互联大打线下牌时,一加仍要保持纯互联的“血统”。纯互联模式,刘作虎认为是适合一加的,因为目标用户仅为科技爱好者。“数码产品,总是要先被发烧友认可的。”

在互联的宣传中,说参数是简单的,而说设计则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体验不到。刘作虎也认为这在一加品牌的早期发展中比较吃力。线上销售,终的购买决策只能靠口碑传播,甚至早期的苹果也是如此。而对于订单生产、按时开放购买的来说,消费者每一次购买不成功都会降低这个转化率。

这是一个品牌形象的问题。与潮流品牌的精品店、书店等气质相投的店铺开设限时购买的“闪店”,以及上海和北京的品牌形象店等,在一加看来便是品牌大过产品的销售动作。

互联的另一个问题出在品质上。在上一次前往OPPO工厂的时候,我曾在一台烘箱里见到过正在做整机品控测试的一加——一加在租用工厂时同样也采用的OPPO工厂严苛的质检标准。OPPO会在设计中投入几千台进行跌落测试,而产量小一个数量级的一加一样如此。OPPO与一加同样没有将这些信息拿出来“炫耀”,但如果品控可以反映成终的口碑与返修率上,会是对厂商来说的消息。

设计取向的一加,也会有设计取向的用户

除了以外,一加又发了三个包。发布会上中还收集了微博上在其他发布会中背着一加双肩包的参会者们,并小小地调侃了一下。

早先在一加推出双肩包时,曾有评论称一加的目标恐怕不是小米而是MUJI,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而一加生活的设计品位,很难一句话说清楚。“性冷淡”与粗糙柔和的质感,至少在我眼中,早先灰色的一加出品的包们值得一说。而新发布的三款包中,有一款与原先相同系列的手包,还有一枚超薄钱包,看来少了些个性,但会在材质质感和实用性上做更多考虑。

一加生活的设计能否撬动设计取向的消费者?刘作虎说,重设计这样的特质会吸引相应的人群,但现在还没有将这块很好地利用起来,将一加生活的产品同样推到闪店中成为常驻的品牌是值得考虑的。当然,在我看来,依靠设计吸引用户关注,和通过促进配套的生态链产品销售,这是两种不同的模式。

一加3会怎样?至少次的销售是成功的,半个多月的备货仅仅销售了几分钟。但具体的数目,一加并没有透露,仅仅表示消费者喜欢一加3,让他们松了口气,努力备货。

而对我来说,这一次,我并没有在意行业上的考量,只想着现在有这样一群愿意将国内外市场打通,为审美和风格带来那么一点区别,

刘作虎和他的一加3风格与审美的豪赌会成功

也或许能为安卓App生态带来一些改变的理想家们,聊得开心,就是这样简单。